医院扩张 “刹车”咋这么难

(健康)近日,有媒体发布了一份“中国大医院床位规模百强榜”,从排名数据来看,排名第一的医院拥有10000张床位,排名第二的医院拥有6000张,而排名第100位的医院也拥有2500张床位。上榜医院更多地集中在武汉、成都、杭州、郑州、重庆等省会城市,而非北京、上海,很多地市级医院榜上有名。

有调研显示,近几年,我国不少医院床位规模依然处于快速扩张期,新建院区床位均在1000~3000张的规模。而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的《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指出,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单体(单个执业点)床位规模的不合理扩张,并对县办、地市办、省办及以上综合医院床位数有明确规定,原则上分别不超过1000张、1200张、1500张。

很明显,目前医院扩张现状与国家政策导向并不吻合,那么这些超大规模医院的发展又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和警示?本期,我们邀请相关专家进行了探讨。

问责的板子要打向“规划”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俞卫

这些超大型公立医院大多建在省会城市,至少也建在当地地区的中心,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是需求推动。周边老百姓觉得当地这家医院还不错,都集中到这里看病;医院觉得需求旺盛,自身也有扩大的空间,于是就继续扩大规模。第二,当地几家医院之间竞争激烈,把床位数量扩大,至少能在规模上成为区域内的“老大”,进而形成垄断优势。第三,随着医改的深化,药品利润空间被逐渐压缩,医院收支结余空间越来越小,在政府补偿不能及时到位的情况下,通过扩充床位数增加住院量,是医院增加收入的一个方向。

而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也有大量的就医需求,甚至承担着全国各地疑难重症患者的治疗任务,也同样面临激烈的竞争,却为什么没有出现超大规模医院呢?原因在于,北京、上海的医疗资源集中,大医院很多,简单靠扩大规模是无法获得竞争优势的,因为吸引各地患者的是各个医院的优势专科,比如心血管疾病去阜外医院、安贞医院,骨伤就去积水潭医院、北医三院等。

另外,卫生规划制定科学、执行有力,也是北京、上海等地医院不能无限扩张的重要原因。以上海为例,上海的医院同样有很大的扩张需求,但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严格把关,控制医院规模,设立的每家医院、扩增的每个床位都要符合上海市整体布局,使全市各个地区达到均衡发展。如果把医院发展成一家独大,让患者不管远近都集中在一家医院看病,这样的规划肯定有问题。

对于这些超大规模医院,我有一个担心,每年得有多少患者住院才能让这些资源不被闲置?那么周边很大一个区域内的其他医院就不需要住院设施了,对老百姓来讲,看病不是更容易了,而是距离更远、更不方便了。而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了这么多床位,一些不该住院的患者也被收住院了,反而加重了老百姓的就医负担。

公立医院无序扩张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而医改政策执行不同步的现象也已经持续多年。出现这些超大规模医院,问责的板子应该打在办医责任人的身上:为什么没有合理规划医院发展,为什么失去了对医院规模的控制?如果确实是医院迫于经济压力不得不扩大床位规模,那政府应当承担起投入责任,不要让院长自己想办法解决医院的经济困难。同时,卫生资源应该投向初级保健的各个层面,而不是集中在少数大医院。

医疗资源不是促GDP的工具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庄一强

医院要做大,跟当地政府设立开发区是有联系的。政府设立开发区,需要医院、学校等一系列配套建设,新开发地块上有一家大医院的分院,往往会提升整个地块的价值。尽管国家层面强调要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实现分级诊疗,但是有不少地方政府仍然把优质医疗资源当成刺激当地地产升值和地方GDP发展的工具。

中国行政体系的特点是“纵横条块”:卫生行政体系,从国家卫生计生委到各省卫生计生委,再到县市卫生计生局,是条形的行业管理。而地方政府从省政府到市、县级政府是全行业、按地域划分的管理,我称之为块状管理。“条条”和“块块”对于分级诊疗的思路是不一致的,尤其是当地方执政者要优先考虑GDP发展时。一个地区的GDP增长与房价有着紧密关系,而当一家大型三甲医院的扩张可以大幅带动当地房价的时候,执政者往往会倾向于让优质医疗资源进一步扩张。由此可见,“条条”和“块块”在发展思路上是不相同的。这种不同又很难通过推出新的政策来解决,因为地方执政者也面临考核指标和任务。因此说,分级诊疗的政策方向是正确的,关键在于能否把政策落实到位。

想办法挡住扩建利好的诱导

□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陆志方

我国社会经济状况的普遍改善,给医院发展带来了新的压力和机遇。一方面,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需求逐渐增大,而医院的规模较小、设备设施陈旧落后,医院发展改善的愿望十分迫切;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财政仍然紧张,政府领导的主要任务还在发展当地经济,医院发展尚不能得到普遍的惠泽。在这种背景下,公立医院开始了一轮又一轮轰轰烈烈的医院发展建设,并形成攀比之风。

囿于任期限制,医院在短期内能得到大幅提升的最好办法是扩大规模、改善硬件。医院扩建后,很快形成了十分“红火”的发展势头;新任院长,也深得扩建利好的诱导,继续推动新的扩建。20年来的建设轨迹也显示:凡是医院规模得到扩大的医院,大都得到了迅速发展;那些没有跟上扩大规模步伐的医院则生存堪忧。

这样无限制的扩张,给基层医疗卫生发展带来了巨大冲击。由于医院扩建后需要大量人才,但医生的培养是十分漫长的过程,导致优秀的乡镇、县医院医生往地市、省城流动,经济落后地区的优秀医生向经济较好地区流动。在那些扩建得越来越“高大上”的医院迅速发展的同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能力渐渐弱化。今天,国家重视分级诊疗,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弱化的坑却难以填平。

医院扩建越演越烈,导致医院内部效率低下、争权夺利;医院外部,资源配置倾向明显,失衡已成必然。一旦医院扩建完成,债务压力陡增。医院规模扩大,收入成倍增长,由于成本控制、精细化管理远未跟进,医院利润率没有得到足够的提升,院长们只能通过增加业务收入提高经营利润……上述种种问题都必须尽快想办法破解。

友情链接 更多>>